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吉祥坊官网建行运用农业大数据+金融科技

时间:2019-06-07 17:2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核心提示

观察A股和港股已披露2018年年报的29家上市银行的涉农业务,我们发现了如下三个特征,一是涉农贷款在各行贷款总额中的占比较小,二是各行涉农贷款绝对金额和占总贷款的比大范围趋...

  观察A股和港股已披露2018年年报的29家上市银行的涉农业务,我们发现了如下三个特征,一是涉农贷款在各行贷款总额中的占比较小,二是各行涉农贷款绝对金额和占总贷款的比大范围趋降,三是各行涉农贷款不良率大范围趋升。之所以会出现上述情况,我们分析有以下两点原因,一是涉农业务自身具有较为独特的风险,二是2018年去杠杆政策和资管新规等造成的资金面趋紧,对涉农贷款产生了冲击。

  从2018年年底开始,国家层面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意见和措施,旨在进一步提升银行对于实体经济尤其是长期存在融资难、融资贵困局的小微企业的融资支持和服务能力。而各行涉农贷款中有相当的部分是提供给了经营涉农业务的小型微利企业,以江阴农商行为例,涉农公司贷款余额占比高达61.78%。监管面支持力度的增加,将会促进各行涉农业务的进一步发展,从而进一步增强金融普惠的力度。此外,通过整合29家上市银行2018年涉农业务的发展情况,我们发现各行涉农业务未来的发展大体上有下述四大趋势,包括构建多头联动机制、结合金融科技构建多层次的涉农贷款产品、涉农网点和服务的进一步下沉以及进行相关顶层设计的改革。

  纵观截至目前已公布2018年年报的29家A股和港股上市银行,我们发现各行涉农贷款大致呈现出如下特征:

  我们分析和对比了各行2017年和2018年涉农贷款占总贷款的比,结果发现,相对于各行之于其他行业的贷款,涉农贷款属小众业务:若以2017年的情况来看,各行涉农贷款占总贷款之比的平均值为2.36%,中位数为1.75%,峰值出现在甘肃银行,相关占比为12.10%,若排除这一明显高于其他行占比的峰值扰动后,各行涉农贷款占总贷款之比的平均值进一步缩小至2.00%;若以2018年的情况来看,各行涉农贷款占总贷款之比的平均值为2.04%,中位数为1.57%,峰值出现在九台农商行,相关占比为5.80%,同样排除这一高于其他行占比的峰值扰动后,各行涉农贷款占总贷款之比的平均值进一步缩小至1.90%。

  无论是从各行涉农贷款绝对金额的同比变化情况来看,还是从各行涉农贷款占总贷款的比近两个完整自然年度的变动百分比来看,我们发现,前述两组数据各行均较大范围呈现下降趋势。

  首先是各行涉农贷款绝对金额的同比变化情况。我们发现,在数据可获取的28家银行中,16家银行涉农贷款余额同比下降,余额下降的银行占银行总数的比为57.14%。各行平均同比降幅为,降幅最大的为甘肃银行,余额同比下降47.83%。

  其次是各行涉农贷款占总贷款的比近两个完整自然年度的变动百分比。在数据可获取的28家银行中,19家银行涉农贷款占总贷款的比趋于下行,下行银行占比达67.86%。上述28行该指标均值为-0.33%,降幅最大的为甘肃银行,下降的百分比为7.00%。

  就各行涉农贷款的不良率指标而言,我们首先观察了可获取数据的19家银行2017年和2018年涉农贷款不良率变动百分比。在这19家银行中,涉农贷款不良率上升的银行共有12家,占比达63.16。19行平均不良率变动百分比为0.78%,其中不良率变动百分比上升最快的为中原银行,变动百分比为4.08%。

  其次我们观测的指标为各行涉农贷款不良率在各行各自的行业划分项下的排名情况。必须要指出的是,虽然涉农贷款在各行基本均属于小众业务,但在可获得数据的18家银行中,从2017年和2018年两年的数据看,各行涉农贷款不良率在各行各自的行业划分项下排名基本处于高位。

  从表1-2中我们也发现,相对于排名后置情况,排名前移的现象在各行中更为普遍。在上述18家银行中,涉农贷款不良率行业排名前移的银行共计8家,占比为44.44%;排名后置的银行则仅有5家,占比为27.78%。

  针对2018年各行涉农贷款绝对金额和占总贷款的比大范围趋降、涉农贷款不良率大范围趋升的情况,我们分析主要有以下两点原因:

  第一,农业风险具有不确定性和复杂性。农业受自然力的控制,而自然气候变化多端,远远超过了目前人类社会的预测和控制能力。此外,随着现代立体农业、高新技术农业以及农业产业化的推进,农业生产与经营风险的不确定性因素日益增多,且各种风险因素相互交织、相互影响,具有复杂性。

  第二,农业风险具有地域性。一方面农业灾害特别是自然灾害分布上具有明显的区域性特征,不同地区的主要灾害存在显著差异。另一方面是农业风险发生所造成的破坏性具有地域性。

  第三,农业风险的发生具有季节性。正是农业自然风险季节性特点的限制,使得众多农业生产者做出生产决策的时机基本上是相同的,因此他们据此做出决策所依据的价格也是同一时期的,大体相同。另外,农业生产周期也是基本一致的,这样上一时期价格的升降会引起其各个生产者下一期供应量同时同向的变化,进而使农业市场风险也具有季节性。

  第四,农业风险具有系统性。农业风险具有高度相关性,也具有广泛的伴生性。农业风险的高度相关性使得一种风险事故的发生往往会引起另一种或多种风险事故的发生,农业风险损失容易扩大,而且由于这种损失是多种风险事故的综合结果,很难区分各种风险事故各自的损失后果。

  正是因为农业具有上述四项较为特殊的风险特性,且无论是对农村单个的农户来说,还是对设于农村的涉农小微企业来说,一般都是资金实力较弱,抗风险能力较差。所以相对于其他行业,银行的涉农贷款更容易出现后续还款不力、坏账率高企的情况。

  回顾已然过去的2018年,是年实行的去杠杆政策增加了实体经济资金面的紧张程度,尤其是进一步加剧了抗风险能力较差的民营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融资困境。而银行的涉农贷款中又有相当的部分是针对涉农小微企业的贷款,以江阴农商行为例,涉农公司贷款余额占比高达61.78%。去杠杆政策虽在一定缓解了中国企业部门的高负债压力,但对银行表外融资或者说影子银行的强势破除,增加了小微企业资金面的紧张程度。影子银行的存在虽会增加系统性金融风险,但在我国现有的金融条件下,却是对经营风险较高、信用数据缺失的小微企业融资的有力补充。央行行长易纲亦于2018年12月表示,不能完全否认影子银行,只要依法合规经营,影子银行也能成为金融市场有效补充部分。

  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穆迪将影子银行中的核心部分(核心影子银行)定义为信托贷款、委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从2018年的数据来看,核心影子银行的三大板块均处于骤然紧缩的状态。

  此外,叠加经济下行的压力,央行虽在2018年四次降低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释放了较为充裕的流动性。但从2018年社融的表现来看,其未与M2(广义货币)形成了较好的协同效应。银行贷款意愿下降,企业资金需求疲软,宽货币未能很好地向宽信用进行转化。

  从上文的叙述中我们发现,在所选取的29家上市银行中,各行无论是在涉农贷款的绝对数额方面,还是在涉农贷款占总贷款的比方面,2018年相对于2017年同比均显现出大范围下降的趋势。这与2018年整个宏观经济面现金流趋紧以及宽货币未能很好地向宽信用转化形成了对应。

  农业、农村、农民(三农)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对于三农问题,党和国家一向高度重视。1982年至今历年的中央一号文件,皆是有关三农的主题。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总书记进一步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而银行等金融机构进一步提升与我国当下农业发展水平相配套的融资能力,当是落实乡村振兴战略的应有之义。

  从2018年年底开始,国家层面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意见和措施,旨在进一步提升银行对于实体经济尤其是长期存在融资难、融资贵困局的小微企业的融资支持和服务能力。如前文所说,各行涉农贷款中有相当的部分是提供给了经营涉农业务的小型微利企业。2018年12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创设TMLF(Targeted Medium-term Lending Facility,定向中期借贷便利)工具,根据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贷款增长情况,向其提供长期稳定资金来源。在今年两会的政府报告中提出,要加大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力度,释放的资金全部用于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尤其今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以上。在今年3月13日银保监会下发的《关于2019年进一步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除了进一步强化了国有大型商业银行30%的指标要求,还进一步提出,要持续改进小微金融服务尽职免责制度,在目前小微企业信贷风险总体可控的前提下,将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容忍度放宽至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

  在4月17日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会议提出工农中建交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要带头,确保今年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长30%以上、信贷综合融资成本比去年再降低1个百分点。而将信贷综合融资成本比去年再降低1个百分点,也与李克强总理在今年3月15日的两会总理记者招待会上做出的承诺相呼应。

  除了近期国家层面对于涉农小微企业的密集政策支持外,通过整合29家上市银行2018年涉农业务的发展情况,我们发现各行涉农业务未来的发展大体上有下述四大趋势。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天府银行行长黄毅指出,解决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需几家抬,而几家抬的思想已在之前多位部委领导的讲话中得到了体现。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近年来,通过搭建银税合作、银担合作、银保合作等平台,一方面打破了所谓信息孤岛,一方面也填补了部分小微企业的信用信息空白,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信息不对称,增强了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服务能力。

  从2018年各家上市银行年报信息来看,为解决涉农业务信息不对称程度高、系统性风险大等问题,多行立足平台战略,尝试与外部机构进行信息互通,构建业务合作,并已初步取得成效。具体看来,目前大体上形成了三种类型的多头联动模式:

  第一是保险+期货及保险+期货+银行的多头合作模式,对于这两种模式的探索以工行和建行为代表。保险+期货的实质是一种利用衍生品市场进行风险分散的新型农业保险,将农业保险与期货结合,可以较为有效的发挥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和风险分散的功能。2016年,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和中央一号文件分别提出要稳步扩大期货+保险试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紧接着在2017年和201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均指出要稳步发挥期货+保险工具的作用,推进精准扶贫,服务国家乡村振兴战略。在近期出台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和《关于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等重要政策性文件中,均再次强调了期货+保险模式对于发展我国农业保险的重要作用。

  我们也注意到,在今年3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做好2019年银行业保险业服务乡村振兴和助力脱贫攻坚工作的通知》中,提出探索农业保险保单质押贷款、农户信用保证保险贷款等银保合作产品。银行的加入,为保险+期货项目带来三个方面的好处。第一,有利于项目找到更需要价格保险的农户。相较于期货公司和保险公司,银行更加了解当地农业生产情况,并且与地方政府以及涉农企业有着长期、深入的合作,因此能够为筛选客户和完善项目方案提供建议与帮助。第二,可以提高项目现货端的销售能力。银行拥有农产品000061)下游企业资源,能协助打通现货贸易和销售环节,并通过贸易融资服务来提高项目现货端的销售能力。第三,可以提供更多金融服务。银行扎根当地,拥有庞大高效的客户经理队伍,能够持续为项目相关方提供金融服务,给项目落地和正常运行提供保证。

  第二是自身搭建平台,打造互联网+农业链条金融服务。此一模式在2018年以建行和广州农商行的尝试较为典型。广州农商行在2018年通过打造互联网+农业链条金融服务,启动种植匠培育计划、建立在线名特优新农产品专区、整合升级太阳集市电商平台,建行则推广裕农通乡村普惠服务平台。截至2018年年末,建行裕农通平台全国覆盖超过25%的行政村,服务点共计15万个。

  第三是与政府机构和政策性金融公司构建合作。在于政府机构的合作方面,农行与商务部电商扶贫频道对接,打造电商扶贫专区,青岛银行则推出了政银保等新业务;在与政策性金融机构合作方面,江阴农商行与江苏省农业信贷担保有限公司合作,推出省农担等新业务板块。

  为满足涉农主体不同类型的融资需求,在2018年的年报中,29行中大约有半数左右的银行对构建多层次的涉农贷款产品进行了铺陈描述。在此我们仅引入广东农商行的例子,进行详细说明,如表3-2所示。

  根据不同涉农群体差异化的贷款需要,广东农商行构建了三种类型的贷款产品,包括村民分红快贷、太阳村民e贷和太阳小微贷匠人贷,分别针对三类不同的涉农群体。涉农贷款产品的分层也让广州农商行在涉农贷款业务方面取得了不错的进展,以太阳村民e贷为例,截至2018年末,共累计发放金额2.1亿元、涉及村民1789户。

  此外,针对涉农业务主体征信信息较为匮乏、单笔金额小、贷款成本高等特点,各行积极引入大数据、区块链等金融科技技术,力图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上述痛点,探索涉农业务的盈利模式。如工行利用区块链技术创新打造核心企业信用跨层级流转工具工银e信,覆盖全产业链客户融资需求,建行运用农业大数据+金融科技,创新地押云贷农信云贷农垦快贷等产品,实现贷款全流程在线办理等,皆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涉农业务的量增价降。以工行为例,2018年末,普惠型农户经营性贷款和普惠型涉农小微企业贷款891.34亿元,比年初增加95.47亿元,同比增长12.0%;客户数5.5万户,比年初增加2.1万户;当年累放贷款平均利率5.03%,比上年下降0.34个百分点。

  为支持乡村经济的发展,服务国家乡村振兴的战略布局,2018年,多行将服务网点进行了进一步的下沉。根据银保监会的统计数据,截至2018年末,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乡镇机构覆盖率达到96%,全国行政村基础金融服务覆盖率为97%。

  在2018年各行网点和服务下沉的情况统计中,建行和海尔及全国供销社等联手打造的村口银行在其中颇有特色。2016年,建行联合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联合下发了《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开展普惠金融合作的通知》。通过供销合作社服务点,为广大农村客户提供不出村就能办理的取款、汇款、缴费等金融服务,此即村口银行。

  此外,在不具备网点布设条件的县域和乡镇地区,建行依托供销社、电信、超市等第三方渠道开展合作,将行外机构渠道作为延伸服务的网络,设立建行普惠金融服务点,向县域客户提供个人金融服务。利用村口银行模式,建行借助多方合力,力图打通金融服务的最后一公里,进而推进了国内普惠金融的发展。

  观之29家上市银行2018年的年报,我们发现有三家国有行于2018年进行涉农业务顶层设计层面的改革,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具体信息如表3-5所示。

  之所以上述顶层设计层面的改革在2018年均集中于国有行,我们分析有如下的原因:第一,相对于股份行和城、农商行,国有行历史沿革更长,组织更为庞大,更容易产生对原有业务模式的路径依赖,而通过顶层设计层面的改革,有利于高屋建瓴地对涉农业务的痛点实现突破;第二,相对于股份行和城、农商行,国有行网点下沉更深,而涉农业务的特点是风险高、单笔金额小、成本高,需通过规模效应实现盈利,透过顶层设计面的改革,国有行可以迅速整合有关资源,实现规模经济。

  随着国家政策面对于涉农金融业务支持力度的加大,金融科技的深化运用使各行寻觅到涉农业务的新盈利增长点,未来或会有国有行以外的银行加入顶层设计变革的队伍中。

  观察A股和港股已披露2018年年报的29家上市银行的涉农业务,我们发现了如下三个特征,一是涉农贷款在各行贷款总额中的占比较小,二是各行涉农贷款绝对金额和占总贷款的比大范围趋降,三是各行涉农贷款不良率大范围趋升。之所以会出现上述情况,我们分析有以下两点原因,一是涉农业务自身具有较为独特的风险,二是2018年去杠杆政策和资管新规等造成的资金面趋紧,对涉农贷款产生了冲击。

  从2018年年底开始,国家层面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意见和措施,旨在进一步提升银行对于实体经济尤其是长期存在融资难、融资贵困局的小微企业的融资支持和服务能力,而各行涉农贷款中有相当的部分是提供给了经营涉农业务的小型微利企业。监管面支持力度的增加,将会促进各行涉农业务的进一步发展,从而进一步增强金融普惠的力度。此外,通过整合29家上市银行2018年涉农业务的发展情况,我们发现各行涉农业务未来的发展大体上有下述五大趋势,包括构建多头联动机制、结合金融科技构建多层次的涉农贷款产品、涉农网点和服务的进一步下沉以及进行相关顶层设计的改革。

  • 伊朗船只试图拦截英国油轮 伊朗船只试图拦截英国油轮

    图片版权 路透社 图片标题 据报道,HMS Montrose驱逐了伊朗船只 据报道,武装的伊朗船只试图拦截霍尔木兹海峡的一艘英国油轮,然后被一艘皇家海军舰艇赶走。 媒体报道援引美国官员...

  • 在“野蛮的”巴布亚新几内亚袭击中有 在“野蛮的”巴布亚新几内亚袭击中有

    在“野蛮的”巴布亚新几内亚袭击中有16人丧生...

  • 但这仅是数据统计表 但这仅是数据统计表

    房价是很多人关系的问题,有房的希望房价涨,至少是不跌,没房的希望房价下降,最好房价崩盘然后就可以低价买入了,这些只是主观的意愿,房价有其规律在支撑,这些规律不会以...

  • 虽然中国的支柱银行是国有企业 虽然中国的支柱银行是国有企业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你好,这儿有一张长图,揭示了房地产下跌之后会出现什么状况,它的主要内容是: 1、对房地产上...

  • 里面种植着50多种争奇斗艳的外来植物 里面种植着50多种争奇斗艳的外来植物

    原标题:迈阿密8大最新春季高端楼盘,意大利国宝设计师鉅作首献【全球顶豪动态217】 ②迈阿密-南佛罗里达州豪宅市场日趋稳定和成熟,不再像2015年和2016年那样狂热。当初,一个楼...

  • 所以生活在常德的我们 所以生活在常德的我们

    ,是指房屋总价与城市居民家庭年收入之比值,可以计算出不同地区家庭购房的难易程度。其计算公式是: 这个数字可以简单理解为,普通居民家庭购房的难度不吃不喝要多少年可以在...

  • 她即在台湾华视担任节目助理主持 她即在台湾华视担任节目助理主持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工作经历:TVBS娱乐、时尚、旅游主持人,足迹遍及全球五大洲,提早完成环游世界的梦想。后来进...

  • 巴伦博伊姆率领柏林爱乐乐团首次出访以 巴伦博伊姆率领柏林爱乐乐团首次出访以

    2019年6月中旬,柏林爱乐乐团宣布,76岁的丹尼尔巴伦博伊姆为乐团首位荣誉指挥。为了纪念他第一次指挥乐团50周年,他再现了1969年首次登台演出时的曲目:海顿、贝多芬和舒曼(本场...

  • 2015.11.9习发表十三五规划和五中精神讲线 2015.11.9习发表十三五规划和五中精神讲线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5.11.9习发表十三五规划和五中精神讲线上海副市长艾宝俊被调查。 2015.11.11 北京副市长锡文同志...